與非網 10 月 1 日訊,美國公司的大佬的年薪,讓人不敢想象。

 

據外媒報道,沃爾瑪首席執行官的年薪是該公司普通員工年收入中位數的 1076 倍,而這家零售巨頭并非高管與普通員工薪酬之間存在鴻溝的唯一美國公司。在 2018 年,50 家美國公司的員工必須至少工作 1000 年,才能賺到與首席執行官年薪相當的收入。

 

其中,首席執行官與普通員工年薪中位數差距最大的美國公司是特斯拉,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在 2018 年獲得了 22.8 億美元薪酬,包括工資、股票期權、股票升值和其他津貼。而特斯拉員工年薪中位數為 56163 美元,這意味著馬斯克的收入是員工年收入中位數的 40668 倍。

 

馬斯克的薪酬是個特例。首席執行官與員工薪酬中位數差距第二大的公司是美國最大休閑品牌 Abercrombie&Fitch,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弗朗·霍洛維茨 - 波納迪斯(Fran Horowitz-Bonadies)的薪酬是員工年薪中位數的 3660 倍。緊隨其后的是 GAP、美泰和 Align,這些公司首席執行官與普通員工薪資差距都超過了 3100 倍。

 

政策研究所新報告《Executive Excess 2019: Making Corporations Pay for Big Pay Gaps》的主要作者薩拉·安德森(Sara Anderson)說:“這真的是個系統性問題。”在過去的 26 年中,安德森始終是這些報告的主要作者,并指導 IPS 全球經濟項目。現在,她說,政策制定者終于在一個她認為是“不平等的關鍵驅動因素之一”的問題上采取了行動。

 

從 2018 年開始,美國上市公司被要求披露其首席執行官年薪與普通工人收入中位數之間的差異,這是 2010 年《多德 - 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案》(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中要求做出的改變。2016 年,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政策制定者通過了一項新的稅法,主要針對首席執行官收入至少是工人工資中位數 100 倍的公司。

 

安德森表示:“看到這種情況在各州和地方層面開始受到關注,令我感到十分興奮。”安德森曾“積極參與”通過波特蘭的新公司稅法。該稅法適用于在波特蘭做生意的公司,并根據其首席執行官與員工薪酬差距的大小對其進行處罰。例如,首席執行官年薪是員工收入中位數 250 倍的公司,必須繳納 25%稅率的公司稅。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美國的總體收入差距一直在擴大。1978 年至 2017 年間,美國收入最高的 0.1%的人收入增長了約 340%。但與首席執行官的收入相比,這仍然是小巫見大巫。在同一時期,首席執行官的薪酬增長率是這些人收入增速的三倍,大公司首席執行官的平均薪酬增長速度是收入最高的 0.1%的人的 5.4 倍。

 

不出所料,這種薪酬差距在選民中普遍不受歡迎。安德森說:“我來自中西部一個漂亮的鄉村社區,很長一段時間內,普通人對首席執行官和工人工資之間的差距感到非常憤怒。”安德森對薪酬差距最大的前 50 家美國公司的“多樣性”感到驚訝。

 

雖然像沃爾瑪這樣的低工資零售商不出所料地躋身于榜單中,但也有很多大型科技公司上榜,甚至是汽車零部件企業。她說:“這表明了這個問題的廣度,我們不能僅僅認為只有沃爾瑪和麥當勞這樣的幾個壞蘋果。”

 

沃爾瑪首席執行官與普通員工薪酬中位數的差距為 1076 倍,在榜單上排名第 46 位。麥當勞排在第 16 位,薪酬差距為 2124 倍。

 

到 2020 年 3 月,舊金山擬推出與波特蘭類似的稅法,而且至少其他六個州的立法機構已經提出了相關法案。伊利諾伊州、明尼蘇達州、馬薩諸塞州、華盛頓州、羅德島州和康涅狄格州已經提出了與首席執行官與工人薪酬差距有關的稅費。

 

安德森指出:“政策制定者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了解這個問題,而披露規則實際上是朝著制定打擊這一問題的更嚴厲政策邁出的第一步。現在,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具體公司對美國不平等問題產生的影響,并利用這些數據縮小這種差距。”

 

與非網整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