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9 月 27 日訊,EDA 的概念范疇很寬。包括在機械、電子、通信、航空航天、化工、礦產、生物、醫學、軍事等各個領域,都有 EDA 的應用。目前 EDA 技術已在各大公司、企事業單位和科研教學部門廣泛使用。例如在飛機制造過程中,從設計、性能測試及特性分析直到飛行模擬,都可能涉及到 EDA 技術。

 

在日前舉行的 2019 中國集成電路設計大會上,國產 EDA 龍頭企業華大九天董事長劉偉平指出,全球前 5 大 EDA 公司都是美國企業,總市占率高達 95%。在集成電路領域,EDA 工具多達數十種,而國產 EDA 工具能提供的只有一半左右。EDA 顯然已經成為了中國集成電路的命門所在。

 

 同樣,在華為內部對整個供應鏈進行梳理后,認為最致命和卡脖子的環節就是 EDA 工 具。如今,EDA 戰略性地位被更多產業界人士關注,國內現存 10 余家 EDA 公司,2018 年銷售額 3.5 億元,僅占全球市場份額的 0.8%,與國際巨頭之間的鴻溝讓人望而生畏。  

 

 

全球做 EDA 的廠商大約共有六七十家,但核心只有第一層級的三家,如圖一所示。其中,第一層級的三家公司擁有完整的、有總體優勢的全流程產品,在部分領域絕對優勢,約占全球市場 80%,年營收數十億美金。第二層級擁有特定領域全流程,在局部領域技術領先,約占全球市場 15%,年營收在 2000 萬美金到 2 億美金之間。第三層級的工具以點工具為主,大約 50 家,年營收一般在 2000 萬美金以下。

 

目前國內的 EDA 公司十余家,除了華大九天規模接近 400 人以外,公司超過 40 人規模的只有四家公司集中在 40 80 人間集中在 40 80 人間包括:做芯片級系統仿真 / 集成無源器件 IPD/ 系統級封裝 SiP 工具的蘇州芯禾、做成品率分析和測試工具杭州廣立微、做器件建模服務 / 快速仿真工具的濟南概倫,以及器件建模服務工具的北京博達微。

 

說句喪氣話,從專業人才總量上來看,中國一個國家從事國產 EDA 研發的共 600 人,而 Synopsys 一家公司的 EDA 研發就有 7000 人。

 

多位業內人士在與集微網記者談論國產 EDA 發展時,都提到了 “中國特色”的字眼,所謂中國特色就是要貼近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貼近中國本土的客戶。

 

據了解,中國 90%的 IC 設計公司都是小微企業,很難引起大型國外 EDA 公司的重視,也很難負擔高昂的費用。于是,業內人士認為國產 EDA 公司應該以這些小微企業為切入點,貼近中國特色來謀發展。

 

生態環境對于每個產業都至關重要,對于 EDA 來說,除了需要公司自身發展,還需要政府的投資和客戶的支持。

 

國外 EDA 巨頭也不例外,在 1995 年進入中國時,Cadence 是由新加坡代理的,但隨著中國本土半導體行業的成長,Cadence 董事決定撤掉新加坡的代理直接打入中國,然而當時的中國業務長期處于虧損狀態。

 

于是,中國政府出資建立了一個設計中心,小公司可以免費試用 Cadence 等外企的 EDA 工具,這些如今的 EDA 巨頭才得以在中國生存下來。所以,連國際 EDA 巨頭都要靠國家投資才能生存下來,國內 EDA 公司也同樣迫切需要國家發力,共同打造更加適于生存的 EDA 產業生態環境。

 

經常會聽到“中國集成電路人才缺口高達 xx 萬”這種說法,整個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稀少已經是老生常談的問題,而 EDA 方面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

 

華大九天是中國所有 EDA 企業中,唯一一家員工超過 100 人的公司。劉偉平透露,中國從事 EDA 研發的人才有 2000 多人,但其中從事國產 EDA 研發的只有 600 多人,在華大九天供職的研發人員約 300 人。

 

中國每年的應屆生中,專業 EDA 方面的人才只有 40~50 人。而整個國產 EDA 產業的人才需求為 2000~3000 人,所以需要教育界幫忙培養更多人才,國家也能給予更多的人才激勵政策。

 

據劉偉平透露,華大九天每年會有 10%的人才流失,而國外 EDA 公司的高薪往往是國內公司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國 EDA 公司在留住人才方面也要下功夫。

 

從 3 大 EDA 巨頭的發展史可以發現,他們都有過幾十甚至上百次的收購案。收購是快速獲得技術和人才的方式,在當今貿易局勢下,收購國外公司來迅速狀態可能不太現實,所以國內 EDA 公司之間的整合或許勢在必行。

 

業內人士指出,整合需要一個“殼”,這個“殼”要有足夠的體量和影響力,必須是一個上市公司,因為非上市公司并購非常難,而上市公司有固定的價格。要知道,Mentor 在 2007 年上市以后,就沒有 EDA 公司上市了,而中國科創板的建立有望推動這個“中國殼”的形成。

 

中國集成電路近年來通過不斷努力,已經在設計、制造和封測三個環節都取得了一定進步。但是,具體到各個環節的時候往往會發現,國產還有許多卡脖子的問題。業內人士認為,EDA 就是卡脖子最嚴重的地方。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國集成電路與國外先進水平的差距需要彌補,而彌補差距需要工具,只有解決了芯片設計方法學上卡脖子的難題過后,才有資格和實力去追趕。

 

國外 EDA 公司坐擁穩定的高市占率,發展的激情并沒有中國公司那般強烈,這是中國公司的一個優勢。所以,除了以上談到的中國特色、生態、人才和整合四大要素之外,國產 EDA 公司在追趕的道路上,還需要一直保持饑渴,保證長期的研發投入和技術積累。

 

與非網整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