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10 月 2 日訊,中興、華為事件的出現,印證了中國在芯片行業的研發還不夠精,不夠強。但在可期的未來,依稀能看到,諸多為之而努力的企業會在眾豪強中搏出一條屬于中國“芯”路。

 

目前,我國 90%(約 2000 億美元)的芯片仍然依賴進口。在當前的商用芯片領域,如內存芯片和移動處理器,美國和韓國幾乎控制了整個生產鏈。

 

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芯片進口依賴的危機,并試圖通過國家力量加速國產芯片的發展。“中國制造 2025”中,將中國集成電路自給率的指標定為 2020 年達到 40%,2025 年達到 70%。

 

而在傳統芯片領域,游戲已經結束。

 

人工智能芯片向 ASIC 轉移將在全球開辟一塊新戰場。這是數字貨幣礦業公司的機會,也是中國芯片的機會。

 

人工智能芯片形式多樣,包括圖形處理單元(GPU)、現場可編程門陣列(FPGA)和特殊應用集成電路(ASIC)等。ASIC 為中國提供了機會。  

 

由于 GPU 和 FPGA 有著很高的進入壁壘,ASIC 為中國提供了一個相對“空白”的地帶。中國希望在其中展開競爭,有以下幾點原因:

 

1、效率高

據估計,ASIC 芯片的效率大概是 GPU 的 10 倍。麥肯錫的資料顯示,ASIC 芯片是未來發展的趨勢,預計市場需求將達 70%。 

 

2、生產成本低

由于 ASIC 芯片是為有限的功能制定的,所以一旦敲定了設計方案,每個芯片的生產制造成本可能僅需幾美分,遠低于生產 FPGA 或 GPU。

 

此外,由于所有的 ASIC 芯片都是定制產品,因此一家公司生產 ASIC 芯片不會影響其他公司的生產。

 

3、市 場潛力

ASIC 芯片可獲取的市場規模十分廣闊。目前,盡管 GPU 仍占據大部分人工智能市場,但到 2025 年,預計其中一半以上將被 ASIC 取代。

 

預計到 2030 年,人工智能技術有望為全球經濟帶來約 13 萬億美元的額外產出。為了趕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中國相信 ASIC 芯片為其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會。

  

總結

   

芯片產業是一個長研發周期,高資本投入,低回報的一個產業,中國耗費了半個世紀的時間來追趕,但是其核心還是高端人才的需求,海歸的高端工程師是芯片發展必不可少的存在。押注 ASIC,給芯片行業帶來了新的方向,雖然在邏輯架構上并不復雜,但是制程處于領先的水平。

  

與非網整理自網絡